• 呃~ - [my way]

    2008-03-13

    快毕业勒,同学们一个个的去外地工作,实习,寝室的小米也在10号去北京,刚好高中死党说要去深圳工作,兴起去深圳找工作!!总比呆在寝室天天睡到中午发简历强!!  10号早上乘车到合肥,转晚上的车到深圳!! 就这样定勒! 当天晚上N多的朋友告诉我那边乱,无所谓啦~~ 我又没有什么让人抢的东西。。

    10号转眼就到,我去深圳,小米去北京,中午到勒合肥吃勒饭给家里报个平安,再打电话联系那死党,谁知死党手机无法接通~~ 哎。。算拉~ 反正明天下午才到,说不定没电勒呢,我想到。。于是乘晚上的车开始勒旅途。。 

    从中国中部硬座坐到深圳西,到11日早上还联系不上的时候,爪子(偶男朋友)开始急勒,找勒手机号码和QQ号码,结果没有收获,车还在继续南下,终于。。颠簸勒20多个钟头,(只吃勒一个桶面,路上胃抽筋- -#)到深圳勒。。

    没有目的地的来趟深圳,15:00“GOD!!”下勒火车我怒道!!俺该去哪!!(本想给她惊喜的,这下真是惊道自己勒- -)

    跟刚下火车的人流一起走一段路,人们就纷纷打车朝市里开去,我呢!!我怎么办!!给爪子打电话问问他吧,(手机没人接- -貌似在忙)更急勒,徘徊勒一会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,问勒两哥保安,17:00在南山区终于找到一家管理还不错的旅馆住下,洗澡瘫在床上睡着,20:30被爪子的电话吵起来吃饭,上网找工作,“工作好难找哇!!!”尤其是实习阶段的,什么都有问题,需要解决的事太多。

    流浪一天后,爪子和小米时刻关注我的行踪(我终于发现一个人在外面几个人担心,实在过意不去)决定跑东菀投奔我姐,对爪子和小米说勒下我的想法就开始联系姐勒。姐告诉我大致地址,我便再次启程勒,搭勒近一个钟头的公交到世界之窗,从地铁初站坐到罗湖底站,昏迷的晃悠不知多久,出站找长途车站,(差点上勒去香港的车- -#)又颠簸勒50分钟到勒车站,姐担心我,请勒假去车站接我,见勒我第一件事:把我放在身边的行李包一把拎起。。“会被抢的!”“- -#呃”这么重的包一直拎着会成大猩猩的- -,不由我分辨,姐把我拽到后面,“离路边远点,提防小面包,打劫的”“- -#呃?”(按我的理解。。自从改革开放来貌似连山窝窝里的土匪都很难见到勒耶!!)姐跟我搭上公交去公司附近的饭店吃饭,姐说“那小面包一般充当的车拉客,其实就是抢劫的,如果离路边进的管你行李还是人,拖到车上,有钱拿钱没钱拿卡,不说密码用铁棍打。。”。。。我怎么觉得我两眼发黑。。这是到哪啊。。我想回家- -#  姐接着说“怎么还拎包?会被抢的!手机不要拿出来,放好”  。。。此时我开始注意行人,若大的一个街上,居然没有一个拎包包的- -# 街上除了宝马和大奔,连杂牌子的车不多,路边有好多人一直盯着我和行李看,姐说“这的贫富差距很大,一般被抢的也都是穷的人(“- -#”)路上有好多都是无业游民,看看!那个就是黑面包!!”随这她的眼神方向,一辆不新的小面包车从我们身后向前飞速驶去(大概是得手勒,开这么快- -)。。。    总算到勒饭店,姐点勒三菜一汤,迷迷糊糊中,我只知道我饿的不行勒,一直没闲着的吃。。 姐说“一个人不要乱跑,呆在房间里,我给你借部电脑,白天我要上班,你就在宿舍里上上网吧”看着我没回过神来说“还想在这找工作么?”我的脑袋向是波浪鼓“我要回家- -#”姐接着说:“在家附近找吧,合肥啦,南京啦,上海啦~我也是会回去的” 吃完饭,姐把我带到宿舍,收拾下行李,向家里报下平安,聊聊就睡勒

    浑身散勒架般的酸痛,但睡不着。。

    是的!!!!!!!!!!!!咱家好,咱虽然穷是穷勒点,但还是有些人情味哇~~~~~~~~~~~

    T。T周末回家,回家~~~~~~~~~~ 回家有人罩着,回家有好吃的

    锻炼还要锻炼,但是不来这勒~· 偶都还没成家呢Y Y 

    13号中午,久违的死党电话打来勒,这才知道手机号码换掉勒。又因为之前联系的时候我说月中左右去,她也就没在意。。 T。T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5555555555555555555555

    如果我在此期间被人杀掉卖勒都找不到我哇T T  你说说~· 家里把我养这么大容易么- -、 

    PS:此次外出家里人不了解具体情况(怕担心,也怕自己挨批)

    结果事实是残酷的,东窗事发(看来回家的日子也不好过- -#)还是回学校避避风头吧

    我的南下找工作记 即将于2008年3月15号或16号宣布结束,  同时向有目共睹的朋友们宣告: 彻底失败- -#

     

     

    3月13号.. 在老姐凌乱的桌子上,偶滴小博诞生了~